入夜,做梦,梦见阿娇结婚了。然后梦醒了,心想,幸好是做梦,然后想起, 阿娇真的要结婚了。

关于"阿娇"的名字,某次X照时间后,那时候跟她很熟了,我问她: "你用这个昵称不会觉得不舒服么?"阿娇回答说她一直用这个昵称, 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事情来改自己的昵称呢。我宛然。

阿娇是我大学时候的隔壁班同学。第一次对她有印象是在物理课上,坐在我附近, 玩诺基亚N72,我搭了个讪,感觉这姑娘冷冰冰的。

再之后很久一段时间到大二,我们专业每每在一次上课, 发现这姑娘说话大大咧咧不经过脑子。两人没有太多交叉点,直到阿娇失恋。

这段故事我就不细说了,怕阿娇会宰了,反正我在经历了知心哥哥的角色之后, 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。恩,真的很要好。

我一向是不相信所谓真正的异性朋友, 我认为异性朋友只是因为两人互相之间有各自的约束,才没有发展的可能性。 很幸运,我和阿娇就是属于这种关系。

我那时候死心塌地的喜欢另外一个姑娘,阿娇也在恢复期。

然后,我就有了这个很2的朋友。大三大四时候,我已经把时间全部花在学习上面了, 每天都是在工作室度过,阿娇则有时候自习,有时候到图书馆看书, 有时候到工作室陪我写程序。

我每天一个电话一呼,就有人过来陪我吃饭,晚上陪我去小西门口吃口水鱼, 逛小夜市。晚上9点多还能去操场小跑一段一会聊聊天。周末时候电话联系, 还能去逛街唱歌。

在我写程序累的时候,阿娇会给我肩膀上的大筋用力掐一掐,再没有人有她掐的舒服。 哪怕是大汉松骨的技师。我也是因为她这个手法,会经常给别人捏捏。

阿娇是唯一一个夸我唱歌唱的好听的人。(掩面)。。。

大四临近毕业那段时间,我从广州实习回来,几乎每天都是和阿娇一起度过。

最后毕业时候,跟阿娇他们宿舍几个去通宵K歌, 还记得用一首"精忠报国"把他们都震醒了,后来阿娇趴我身边睡着了。

似乎…阿娇同学一直陪伴着我的大学生活。

在找工作那段时间,我有几天住在南京三山街附近准备面试,孤苦伶仃。电话联系了她, 她当时就在夫子庙,我立刻跑过去见她,看到她的一瞬间,眼泪差点都要掉下来了。

工作半年之后在南京,那时我在KTV唱歌,不由想起阿娇,那时阿娇在北京, 突然阿娇电话过来,喧闹之中的第一句就是:"小狄,我想你了。"我说"我也是"。

真的存在这种单纯的想念。

现在这个姑娘要结婚。

于是,半夜2点多,我给阿娇发了短信,催着要请帖。

深夜3点钟起来写了博文,我想,我再也遇不到这么贴心的红颜了。


原文链接: https://blog.alswl.com/2011/11/a-jiao/
3a1ff193cee606bd1e2ea554a16353ee
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:窥豹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