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 2017 到 2018

2017 年 2 月摄于瑞虹月亮湾

(2017 年 2 月摄于瑞虹月亮湾)

我有两年没公开年终总结了,原因很简单:年终结果无法让自己满意, 生活持续呈线性发展。那今年为什么又要将总结发出来呢? 并非是我的 2017 过得如何充实、有成就感,而是出于两个目的。 第一是我认识到 OKR 需要平和对待,我目前对自己的生活是缺乏完全掌控力的, 我无法既渴求爆炸性的增长,又期望在这一过程中低风险,我需要接受这种现状。 第二是曝光自己的目标,让回顾和计划透明化。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上来看,公开的承诺有助于个体更努力地驱动目标的完成。

more ...

工作和热情

201712/work.jpg

最近和一位老朋友吃饭,他说他最近比较苦恼: 「开始有职业危机了,担心自己失去对工作的热情,似乎离油腻的中年人又进了一步」。 作为一名互联网工程师,我深知这个行业技术日新月异, 如果对工作都失去了兴趣,会将自己置于跟不上时代发展、自身得不到提升的危险境地; 从个人生活质量来看,工作占据了一天 1/3 ~ 2/3 的时间, 失去热情的工作会成为人生的桎梏,不是驾驭工作,而是被工作所奴役, 这会进而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健康,得个抑郁症稀疏平常。

如何保持对工作的热情,当自己陷入困境时候如何重新调动工作热情? 这是职场人需要深思的问题。

more ...

👁️ 预测未来?

201702/clock.jpg

拉普拉斯之妖

未来是可以被预测的么?

专家在预测股票趋势变化,天气预报员可以预测未来一周甚至更长时间的天气。 如果给他们更多的信息和参数,是否可以将未来预测的更准确? 如果精确的粒度可以达到基本粒子级别,同时给一个计算力超群的计算器,能否精确的推衍未来变化?

more ...

一次「分答」记录

尝试在团队内部发起一次类似「分答」的沟通方式,一对一面聊。 回答其他工程师的问题,这种沟通的方式暨在提供一个特定的场合,帮助加强双方了解, 解决团队中其他工程师的一些实际的问题。

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后,我将他的问题和我的回答 PO 出来。

201606/questions-and-answers.jpg

  1. 喜欢什么游戏,玩游戏的问题
    • 喜欢和人玩游戏,不喜欢和不认识网友玩游戏
    • 小学从红月开始玩,传奇、CS、魔兽、真三、DOTA,大学时候和舍友玩游戏,毕业后不玩
    • minecraft 尝试着玩过,没有玩下去,找不到人
    • 日活的桌面游戏,三国杀等蛮喜欢
    • 不喜欢浪费时间,怕没控制
    • 从玩游戏里面学习什么么?不,就是纯粹享受游戏,不会想这么多
  2. 喜欢什么语言
    • 看场合,小东西,小场景用 Python,生产环境用 Java,生产环境又有时间,考虑 Scala
    • 只允许选一门语言,就用 Python
    • 最吸引的特点,熟悉程度高,生产效率高,第三方库丰富,粘合性强
    • 为 Python 做一些功能扩展?不同时期答案会不一样,目前来说,希望有一个开发效率更高的 framework;有时间的话,会考虑如何绕过底层 GIL 问题
more ...

读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

「遇到未知的自己」这本书讲的是如何来认识自己,理解自己的情绪,和自己内心沟通。

遇到未知的自己

豆瓣链接 / Kindle 版本购买链接

下面我写的倒不是什么读后感,而是我自己去解决自己焦虑和压力的一个探寻过程,希望对你有帮助。

不完美

最近一年来,我生活和工作状态持续处于亚健康状态。表现出来的状况是:工作上对产出的成绩不满意, 对自己不够自信,追寻的目标(创业)变得模糊和不可量化;生活受到影响,开始陷入到哪里去的困惑。 很久没有兴奋的迎着早晨第一缕阳光蹦着下楼梯,人变得焦虑和烦躁。

这种压抑,让我回忆起小时候周日晚上动画片的结尾曲,昏黄、萧瑟,似乎一切都走向终结。 哈,好在我不是那么消极的人,我热爱生活,期望创造价值,渴望别人的认同, 我不愿意自己长期陷入这种低潮。

我做了一些尝试和挣扎:给自己添加束缚(变成一个“工作日素食者”),计划自己工作和生活(践行 GTD), 意识到自己情绪抖动并尝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 针对能力上面不足,我也去阅读了彼得德鲁克的系列丛书,柯维的「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」。 这些措施的确帮助了我,我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强大。 但是始终没有彻底解决我的问题,无法治愈我内心的恐惧和压抑 ...

more ...

2014 惑

上周刚做完了自己的 2014 工作 Review,其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工作职能的变化: 由一个开发工程师变成一个团队的 Leader。

3 月份开始带领功能线小组,11 月份带性能线小组,将近一年的时间, 业绩结果只能用四个字来描述

不尽人意

more ...

痛、快、活

上个月回家,在亲戚家里和侄子聊天,他刚从大学毕业,在家人的帮助下面找了算是对口的工作,对工作之后的状态有一些茫然,看不到前途和未来,我问了一个问题:

你平时是怎么面对困难和挑战的?

犹豫了一会儿,他告诉我:「大部分时间都是逃避掉困难」。

这个问题反而让我自己开始思考:面对困难的时候,为什么更倾向于逃避,而不是挑战和面对?

困难和逃避

想要一点点对这个问题抽丝剥茧,要做的第一步就是,来定义「困难」和「挑战」。这两个词都意味着,面临的事情可能超出处理者当前的能力范畴。比如让一个游泳初学者去横渡长江,让一个厨师学徒工去做满汉全席,让一个幼儿去思索人生的意义,或者让一个工程师去管理一个技术团队。

逃避可以让当事人避免处理不擅长的事情,不会面临各种碰壁,不会带来灾难,不会给自己带来痛苦,不会在结果不优秀时候受到嘲笑和讥讽。 另外,从技术和实施的角度看,面临不了解或不擅长的领域和事情,也会有无从下手的困苦。

「好人不长寿,王八活千年」这句谚语也标榜着这种逃避态度。枪打出头鸟,所以只要保持自己低调和保守,不接受挑战,即可以安安稳稳了么?

野心和痛苦

我发现,在进行任务管理时候,给予的任务往往会高于执行者的当前能力一点点。原因有二。

第一 ...

more ...